欢迎来到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 - 拆迁律师征地律师咨询平台领创者

  • 官方微信
    昌运律师官方微信 微信号:changyunlvshi

    征地拆迁,政策解读,预约律师,免费咨询,快扫码关注吧!

  • 官方微博
  • 手机访问
400-135-8881

7×24拆迁维权律师热线

违建拆迁

视频曝光!涉嫌违建问题 “曹园”大门昨天上午已被爆破

2019-03-28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
导读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牡丹江“曹园”违建问题初步查明,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

全方位拆迁维权:免费制订维权方案

免费征地拆迁法律咨询 400-135-8881 提高补偿 一步到位

230x171_dong.gif

“曹园”事件有了调查结果。

澎湃新闻网昨日报道:3月26日深夜,调查组进驻“曹园”后的第7天,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牡丹江“曹园”违建问题初步查明,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牡丹江市责成涉事企业即日起开始自行拆除违建。

至此,延烧逾一周的“曹园”事件正式有了官方结论,其“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的性质也被正式确认。

74E605D50E699EF7D37F17B0A23F6A9AD6AC86BB_w600_h333.jpg

鸟瞰白雪覆盖的“曹园”。澎湃新闻记者史含伟摄

尘埃落定

3月26日深夜,新华社的一条新闻稿给“曹园”事件正式定性,也宣布了“曹园”这一违建的最终命运。

报道指出,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牡丹江市责成涉事企业即日起开始自行拆除违建。

报道详述了“曹园”自2006年以来申报及违建的全过程。调查组初查,涉事用地坐落于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牡丹江军马场施业区,林地权属为国有,在全国林地保护利用规划中为三级保护林地,属于商品林,不属于自然保护区和国家重点公益林区,经审批可以利用。2006年黑龙江超越森林公园有限责任公司申报了森林综合保护及观赏项目,取得了2.7667公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2009年11月,黑龙江省文化厅批复同意筹建黑龙江曹园博物馆。2012年该公司更名为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同年,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建设曹园文化旅游区,并由有关部门履行了部分手续。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获得省级批复,牡丹江市予以支持并列入工作计划。涉事企业在未取得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2006年至2018年,共违法采伐林木1416立方米,违法占用林地19.05公顷,违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调查中未发现建设高尔夫球场和狩猎场。

调查组提出,对已建成项目要坚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区分情况、分类处置的原则,对已确认按法律规定必须拆除、无法通过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16处建筑物和构筑物,责令涉事企业立即自行拆除并尽快恢复植被;对与项目功能密切相关或具有公益属性,且对生态没有影响或通过改正措施能够消除影响的,责令涉事企业限期整改、补办手续,如逾期不办,责令其拆除。

事实上,早在调查组宣布初步调查结论的前一天夜里,“曹园”正门口也已连夜施工,摘除了硕大的“曹园”匾额,提前宣告了这座违法建筑的命运。

“曹园”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其后就需“追责”。

据新华社报道,调查组介绍,现阶段已初步认定相关部门和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失察,建议依法依规严肃追责,同时根据进一步调查结果,追究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违法责任。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督查组表示要严肃督查,不论涉及哪个层级、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严肃问责,并要求汲取教训、举一反三,杜绝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贷款疑云,五行生“金”

调查组的结论宣告“曹园”主人曹波“惹上大事”了。

曹波是黑龙江牡丹江人。在曹波老家牡丹江市阳明区桦林镇街头,很多老人都知道曹波、“曹园”,以及曹波曾经的工厂——黑龙江天轮钢丝厂。

一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当年曹波这家钢丝厂的生意不错,其时他在牡丹江市城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4000余万元,而2011年的时候,曹波将钢丝厂以物抵债,核销了4000余万元的贷款。

这位知情人士称:“这么大笔的贷款能够用这个值不了什么钱的工厂核销,当时谁给批的贷款,谁办的以物抵贷,凭什么以物抵贷,曹波当时有钱为啥不向他追债而要以物抵贷?”

澎湃新闻记者随后联系到牡丹江市城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委托的拍卖公司牡丹江信诚拍卖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负责黑龙江天轮钢丝厂的拍卖工作。据一位业务人员介绍,黑龙江天轮钢丝厂现在拍卖价4000万元,包括1万余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和4万余平方米的土地面积。当时抵押了约4200万元,现在的拍卖价格已经低于本金。

当记者询问去年该厂的拍卖是否流拍时,这位业务人员表示:“对,去年也这个价。这个卖了好几次都这个价,没降价,不能再低于本金了,低于本金没法卖。”

视频曝光!“曹园”大门今天上午已被爆破

如今破败的黑龙江天轮钢丝厂。澎湃新闻记者高宇婷摄

如今7年多过去,牡丹江市阳明区裕民路168号还是黑龙江天轮钢丝厂的厂址,已变成一座着实破败不堪的工厂。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迎街的那排厂房上原本立有“黑龙江天轮钢丝厂有限公司”12个红色大字,现在“黑”字已倒下悬于墙外,“江、钢、公”依稀可辨,“丝、限、司”已不见踪迹,仅“天、轮、有”保存完好。因为房顶的积雪融化,厂房内多处漏水,掉在地上的水有些结成冰还未化尽。钢丝生产线已经十分破旧,一些轿车也因为停放多时满是灰尘。

工厂看门的夫妻告诉澎湃新闻,这座厂房之前是曹波的,现在归当地信用联社管。

“天眼查”上的信息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黑龙江天轮钢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23日,企业法定代表人苏林芳,经营状态吊销,经营期限为2007年至2011年。公司监事为曹波妻子齐桂玲。而苏林芳现为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监事。

黑龙江天轮钢丝厂逐渐被放弃的同时,曹波在上海的钢丝厂生意却越做越大。而“曹园”事件后,多年前曹波和双钱集团原董事长范宪的关系也再次被挖掘出来。

《上海国资》杂志2009年刊登的《从大佬到囚徒:“狂人”范宪变形记》一文中写道:曹氏父子所有的上海天懋钢丝销售有限公司为双钱集团多年的供货商。2003年,范宪在担任双钱股份前身轮胎股份以及上海轮胎橡胶如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时,曹波以探病为名,给其送去了2万元钱。2005年5月,曹波之子曹超以过户费名义送给范宪贿赂款33万余元。2007年夏天,因为范宪妻子的一句话,曹家又用黑色拉杆箱送去数百万元现金。范宪的女儿在德国读书,还不会开车,曹家就送去一辆保时捷跑车。

该文指出,曹氏父子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范宪寻求帮助。2006年8月,范宪接受曹氏父子请求,以支付胎圈钢丝预付款名义,将双钱股份流动资金3100万元划至天懋公司账户,用以收购上述“高管持股”。当年11月,上述款项用货物陆续冲抵还清。

适时曹波长子曹超与范宪女儿是恋爱关系,范宪被判无期徒刑入狱后,曹超和范宪女儿的婚事便也不了了之。

“曹园”生祸

视频曝光!“曹园”大门今天上午已被爆破

3月26日,已经摘去牌匾的“曹园”大门。 图片由相关人士提供。

2006年,曹波从上海重回到牡丹江投资置业。同年,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是曹波。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发给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的《关于曹园移交林地变更案件的报告》显示,曹越于2005年11月1日承包经营军马场有林地2050亩,齐桂玲于2006年5月23日,承包经营军马场有林地1275亩。齐桂玲是曹波妻子,曹越便是曹波次子。

此前,“曹园”事件举报人张先生实名举报曹波在“曹园”里滥伐林木、私挖水库、违法建设。

但“曹园”的违法建设究竟是从何时开始?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可以找到的一条违建信息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与朱广德、黑龙江省新陆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裁定书》。

这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曹园的部分主体工程——一栋3层高、位于山下的仿古建筑“曹府建房”,于2011年11月已经建设完毕。

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该工程没有进行招投标,没有开工许可、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等施工建设的规划、审批手续,亦没有满足施工需要的施工图纸及技术资料。

除此之外,“曹园”公布的信息也显示出诸多问题。

3月24日上午,也是调查组进驻“曹园”后的第5日。这一天“曹园”内走出几名自称曹园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曹园大门旁的墙上张贴了《发言稿》《关于曹园文化旅游区用地许可说明》以及相关许可文件。虽然3月25日,澎湃新闻记者在“曹园”大门口再度寻找告示时,发现几份告示已不在“曹园”墙上。但已有不少市民将这几份告示拍摄了下来。

视频曝光!“曹园”大门今天上午已被爆破

“曹园”大门处张贴的相关许可文件。相关人士提供

澎湃新闻记者阅读大门处张贴的相关许可文件发现,一份2006年签发的《黑龙江省林业厅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显示,同意建设项目占国有林地2.7667公顷。其中要求,需要采伐林木的,要依法办理林木采伐许可手续。但告示中却没有张贴出林木采伐许可手续。

张贴出来的文件多是规划和函件,如黑龙江省发改委文件《关于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的批复》,牡丹江市发改委文件《关于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以及牡丹江市人民政府发给牡丹江军马场《关于支持曹园规划建设的函》。

也就是说,张贴出的文件并没有建设许可以及林木采伐许可。

针对“曹园”内部建筑是否非法占用林地的问题,曹波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伐木面积没有超过2.7公顷。面对多栋建筑为何建在批准的林地之外,曹波则表示:“我觉得项目挺好,我是从项目上考虑,但是从法律上可能违规了。手续没有完善,我就先把它做了,心急想把这个做好,献给社会。”

一位“曹园”内部人士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建设“曹园”的手续没有完善下来,就是心急,想早点建出来。现在看是还差(手续)、那个房子盖多了,以为可以边建边办手续。

而3月26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显示:涉事企业2006年至2018年,共违法采伐林木1416立方米,违法占用林地19.05公顷,违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

换言之,“曹园”违法占用的林地要远远超过此前核准的2.7667公顷。

“曹园”违法问题,谁有监管责任

13年来“曹园”都屹立不倒,当“曹园”有违法问题时,牡丹江市各部门、各相关单位显得束手无策。

据中国之声3月19日报道,牡丹江市自然资源局出示的相关行政处罚文书显示,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2015年、2018年对“曹园”未经批准违法占地建设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查处的违法占地面积分别是7000平米、5736平米、2367平米,按照每平米5元的标准进行处罚,并责令其自行拆除。三次行政处罚下来,罚款共计7万5千多元。

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曾就2018年的行政处罚,向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9)黑1004行审9号”显示:申请执行人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应于2018年7月13日前向本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现申请执行人无正当理由逾期向本院提出申请,本院不予受理。

也就是说,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没有在规定时间内申请强制执行。

另外,澎湃新闻记者在“天眼查”查询发现,黑龙江天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齐桂英。据知情人士透露,齐桂英为曹波小姨子。而黑龙江天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显示,天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为天懋集团所属公司,是一家以物业管理为主营的专业服务企业。天懋集团即为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曹超为曹波长子。

在黑龙江天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到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的物业由该公司负责管理。

而在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作出处罚决定的同时,“曹园”又是当地政府的旅游规划中的一部分。

如2015年4月27日,牡丹江市政府官方网站上发布的《旅游产业转型升级:一滴水的雪城畅想》一文中提到:按照全市旅游区域规划布局,还将加快推进曹园旅游文化区等30个有牵动作用、有市场需求的项目,进而形成四季旅游产业集群。?

2018年12月4日,牡丹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官方网站刊登的《曹园文化旅游产业项目》中提到,曹园文化旅游产业项目的建设目标是打造多元文化融合发展,以展示、体验、休闲、度假为重点供给的牡丹江市文化核心景区。总投资约12亿元。项目建成后,年营业收入约为1.83亿元,年利润8000万元,投资回收期15年。

针对“曹园”搞旅游开发的说法,牡丹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在今年3月19日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称,“曹园”压根不具备旅游开发的任何条件。

但事实上,新华社上述稿件显示,调查组确认,2012年,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建设曹园文化旅游区,并由有关部门履行了部分手续。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获得省级批复,牡丹江市予以支持并列入工作计划。

除去土地问题,一度因为“火”大的“曹园”,又犯起了水患。“曹园”事件举报人张先生这样介绍“曹园”水库:“2010年曹波请了位易经大师来算,说‘曹园’火气太大,需要水,他就砍树挖了个水库。结果他不懂没做好,下雨天的时候水特别大,要用泵往外抽水,我当时都在坝上看见过。后来他找水务局专家看了说这个很危险,再后来国家修大坝给钱,所以他报到政府,政府拿了一笔钱给他又修了坝。”

3月20日,牡丹江市水务局局长王晓岩在“曹园”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曹园”中的水库是个小二型水库,在100万立方以下。“我了解这个情况(水库建设时间)是2010年,工程质量和设计都没有按照标准。2012年水务局知道这件事后消险加固,2014年申报、2015年批复,2016年竣工。”王晓岩说。

上述回应显示,2010年局长王晓岩得知“曹园”没有按照标准私自建设水库,但2年之后水务局才“消险加固”,又过2年之后申报,1年之后批复,1年之后竣工。

与此同时,“曹园”滥伐林木的问题也没有尽快得到处理。

中国之声报道,2018年11月15日,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对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进行立案侦查。外界质疑办案进展缓慢。对此,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局长杨旭辉称,在2018年10月国家林业局过问之前,森林公安对“曹园”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的行为毫不知情,森林公安局只有遇到刑事案件、违法毁林或者非法占地了,在有报案的情况下才会去,森林公安没有日常监管的责任,而日常监管责任在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下边的一个林场。国家林业局过问后,他们及时立案调查,经过目测,“曹园”方面改变林地用途的面积已经达到刑事立案的标准,但办案过程中却存在一些技术难题。

3月19日上午,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表示,军马场方面曾多次向林业等有关部门反映“曹园”违法毁林的情况,但因没有审批权和执法权,对“曹园”违法建设无可奈何。相关文件显示,军马场2018年8月就向森林公安正式发函报案,此前口头也多次和曹园方面以及森林公安交涉此事。

调查组认定,2006年至2018年,“曹园”共违法采伐林木1416立方米。

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相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牡丹江军马场林场对林地有管护的责任,护林员要定期巡护树林。其还表示,“曹园”事件集团和公司非常重视,集团和公司分别召开党委会,做了研究和部署,集团也派分管领导到一线指导工作,也成立了工作组,现在主要是配合政府做好调查工作。等到调查责任明确,有涉及到军马场的,会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具体情况都是正在调查,一切都以调查结果为准。

3月26日,调查组调查结果显示,现阶段已初步认定相关部门和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失察,建议依法依规严肃追责,同时根据进一步调查结果,追究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违法责任。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督查组表示要严肃督查,不论涉及哪个层级、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严肃问责,并要求汲取教训、举一反三,杜绝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视频曝光!“曹园”大门今天上午已被爆破

3月27日一早,“曹园”附近就已经封路,现场有挖掘机不断往来,开始实施爆破作业。 相关人士提供

本文 来自:澎湃新闻网


昌运律师温馨提示:因各地补偿的类型、补偿标准不一以及征地拆迁的复杂情况,文章内容并不能完全针对您的情况,为节省您的时间,建议您拨打我们的免费律师服务热线400-135-8881与我们的专业律师及时沟通,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解答。也可以通过右侧免费通话输入您的电话号码,我们的律师将免费回拨给您以便更好的帮您解决征地拆迁问题。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征地拆迁法律服务平台www.cychaiqian.com

相关栏目

昌运介绍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于2013年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成立,成立以来我所快速建成了现代化【详细】

成功案例

拆迁维权顾问

  • 赵俊拆迁维权顾问

    赵俊,女,北京昌运拆迁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专业,一直从事民…

    咨询热线:400-135-8881

  • 谢正隆拆迁维权顾问

      谢正隆,男,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后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硕士研…

    咨询热线:400-135-8881

  • 姜音正拆迁维权顾问

      姜音正,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获得法学学士、工学学士、管理学硕士学位,本科…

    咨询热线:400-135-8881

  • 王光辉拆迁维权顾问

      王光辉,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曾在河北承德天诤律师事…

    咨询热线:400-135-8881

  • 王若斌拆迁维权顾问

      王若斌,男,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学专业,曾长期任职于国内某大型上市公司…

    咨询热线:400-135-8881

  • 彭玉龙拆迁维权顾问

      彭玉龙,满族,2011年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毕业后一直在律所工作,…

    咨询热线:400-135-8881

栏目推荐

标签云

  • 400-135-8881